🔥直指寸旨曾道人总部_腾讯大浙网

2019-09-23 06:21:22

发布时间-|:2019-09-23 06:21:22

两天后我请全科人吃了一顿大餐(外卖,那会都是饭店的服务员送)。“大面积的烧伤,我们治不起了,想回咱们医院住院,我没太大的要求,治成什么样我都能接受。“怎么又回来了啊?”我假装问他。他好奇地打量着我,不知道他当时内心在想什么,偶尔嘴里发出“啊、啊”的声音,可能是换药的疼痛引起的。太贵了,换不起了。我慌了,叫来了主任和我的老师。我什么也没说走出了治疗室。就这样我坚持了3个礼拜,每天换药,每天打苍蝇,每天给他好吃的......患者入院的第21天患者病情稳定,创面渗出逐渐减少,病房的恶臭一点点散去,苍蝇也似乎被我打绝了。患者住院的时期是在夏天,每次到他的病房都是一阵阵的恶臭,而且可以看到飞来飞去的苍蝇。回到医办室,师兄们调侃着我,话里话外讽刺着我,都在准备看我的笑话,而且表明自己的病人自己去换药。

那天我和他的儿子在医院门口的小店喝了个烂醉。感染后因脓汁和渗出液等病料呈绿色,故名。那个时候医院外科住院病人并不是很多,三十几张床位住着一半的患者,我让护士安排了一个空病房给他单独住。”说着说着,他哭了,张着嘴不停地哽咽着:“我真的不想看着我爸就这么回家等死,他要是疼您就给打止疼针,让他别那么痛苦地走......”我记得,我那时也哭了......然后,我开始给病人换药,包裹的纱布有大量的渗出。

这是他第一次换药,光是换药就用了整整4个小时。

这个细菌有传染性,一个绿脓杆菌的患者可以把整个病房的其他有伤口的患者全部感染。但是这更加坚定了我治好他的决心。”他看着我,眼睛里充满了哀求。我看到他能慢慢地自己坐起来了,身上有些力气了。呵呵,病房里的护士都说我疯了。

那个时候我恨啊,为什么老天对他如此不公平?真是雪上加霜啊。

他更瘦了,一眼就认出了我,他面部烫伤的创面我还依稀记得,他躺在抢救室的床上,儿子在一旁也认出了我。

患者入院后的70天颅内的出血没有进一步增加,一点一点地吸收了,我们赢了。

一层一层地揭开纱布,有渗出,创面有粘连。

再次看到了那个家属的时候,他蹲在地上不停地在手机里翻找着什么。

那段时间,我带着他的检查资料去上级医院找老师咨询,自己回去进一步学习,调整治疗方案。

多发生在机体抵抗力降低时,如大面积烧伤,长期使用免疫抑制剂等。

那个时候我恨啊,为什么老天对他如此不公平?真是雪上加霜啊。

那时候我觉得自己这个决定是多么伟大,但是当我看到这位家属带来的患者后,却怎么也没想到,就是这位患者整整“折磨”了我三个月......患者是一位50多岁的老汉,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,他躺在一辆被拆了座椅的面包车上,身下垫了一个被子,身上被绷带包裹得像一个木乃伊。就这样我坚持了3个礼拜,每天换药,每天打苍蝇,每天给他好吃的......患者入院的第21天患者病情稳定,创面渗出逐渐减少,病房的恶臭一点点散去,苍蝇也似乎被我打绝了。

烧伤后感染引起的发热是致命的,这代表着患者已经全身有感染的出现,如果控制不住,患者会因为感染性休克而死亡。我回家足足躺了2天,没有任何的牵挂,没有任何的打扰,踏踏实实地回想着这三个月发生的事情......今天,我再次看到了他,十年前的那个老汉。

“我才工作,您怎么不去找那些高年资的医生啊。

那天我找了个饭店把羊拿了过去,晚上全科人一起吃饭,我哭了,我师傅哭了,护士也哭了一大片,我又喝了个烂醉。

作者:高巍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密云医院急诊科医生供稿:医路向前巍子ID:yiluxiangqianweizi